国外为什么建筑绘图这么厉害? 

2016-06-19 18:32 发布

设计思考 /[经验]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大头帮主

原文发于知乎,转载请联系作者



原问题:
最好看的图纸一定是国外学生画的。你们和国外学生要拼概念,拼基础,千万不要拼图纸。”这是我们老师的名言。他说国外的建筑本科有专门的建筑绘图课,我想问下有国外留学经历的建筑同胞可以讲解下人家的绘图课的内容吗?


开答:
承蒙各位捧场。诸位皆忙,未免浪费大家宝贵时间,先总结论点。
  • 关于技术,在建筑绘图领域,当代制图技术的进步已经快速填平了初学者与功力深厚的专业人士间的巨大鸿沟,缩小了起步较晚的“中国”与积淀深厚的“外国”的差距;
  • 关于实际应用,建筑绘图工作,不论是方案图,施工图还是效果图,都是可以分拆外包的“工种”;在全球化语境中,中国在建筑绘图领域的优秀从业人士目前与国外并无明显差距;
  • 关于教育,建筑绘图最重要的是“画对”;中国是这么教,外国也是这么教;
  • 建筑绘图没有速成法,就是练。在中国外国都一样,都要练。

眼界促狭,观点难免偏颇。不喜或反对者,烦请另开答案。评论质疑恕不能一一答复。谢谢。


----------------------------------------------------

谢邀。

就让作为职业选手的我,向尚在学校襁褓中的学生朋友们,透露一点关于真实的世界的样子吧。

在我工作室的书架上,一直放着一本书。蓝色封面,购于我本科二年级的时候,花了我180元。在那个月生活费只需要300元的年代里,对于一介书生,这无疑是极其贵重的资料了,以至于我不得不把它小心翼翼的收在枕头下面,生怕被不相熟的人拿去乱翻。因为整栋宿舍楼都是建筑系的学生,大家都认得这本书。

5acaf012924f24925fb537fe43f5f53d_b.jpg

不,不是那本辛普森家族漫画手绘教材,不是那本美国研究生论文写作技法。是那本 'The Art of Architectural Illustration‘ ,有个行内默认的非常通俗的中文名:《美国建筑画》

我们那时候每天拿着这本书,不停的翻,不停的看。里面每一张画,即使边边角角那些只占很小篇幅的小画,也没有放过。而即使有心临摹,由于功底实在差得太远太远,只能挑那些看起来比较简单的钢笔淡彩勉力模仿。可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不要说神韵,连塑形的边都沾不到。于是总会望画兴叹:这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牛人,才能把建筑表现做到这种程度?

就因为这一本书,美国的建筑表现,在我们那一代建筑学子心中,成为了一个高不可攀的神话般的存在。

应该就是在买这本书10年后,我在美国的建筑事务所里,画建筑渲染成了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工作之余,也能接到些私活,帮补一下家用。就这样,我也成了“美国建筑画”这个行业里面其中的一员。

这10年,还不足以让我在绘画上的技术有脱胎换骨的飞跃。这本书里的画,我依然觉得高不可攀。我能够进入这个门槛,仅仅是因为——得益于计算机辅助渲染技术的进步,在很短时间里给建筑表现领域带来了跨越时代的变革,大大拉近了普通从业者与功力深厚的专业画者之间的距离,让彼此间的鸿沟不再那么令人生畏。

《美国建筑画》出版于90年代初,收录的绝大部分画作,都是手绘。仅有的一两幅计算机制图,采用的技术仍然比较原始,类似于ACAD建模上色消隐直接出图,以今天的标准简直无法直视,但仍被编辑进去,认为是与其他画作同等地位的作品。在那个年代,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就已经会被认为是具有“高技术”含量的作品。

我们那一代学生,本科读建筑学的五年,正好经历了即使在人类历史上也非常罕有的应用技术变革:

我们从入学时候没有个人电脑,学计算机要去学校机房,Windows才刚刚发布了新一代的系统Win95;到毕业的时候人手一台PC联网玩Quake3 和 CS;毕业留言簿上所有人都会留下了自己的Q号,大多是5、6位数字,完全没意识到在今天会被人当古董;

入学时候还会写信给远方的亲友,或者听候宿舍楼下传达室阿伯的大声嘶吼飞奔下楼接唯一的那台固定电话;过了几年,则是拿着BB机冲去小卖部复来电;到了毕业设计的时候,连每晚蹲在宿舍楼门口摆摊卖米粉的大叔之间,也开始用手机相互传递商业情报了;

入学的时候,我看到师兄们躲在绘图室一角,用喷笔画渲染图赚外快,一张画作竟然能顶一个学期的学费,便也打起来小算盘,暗自筹划想攒点钱买一套工具;到了大四,没有人再使用喷笔手绘做渲染了;那些红极一时的气泵、喷笔,如何折价贱卖,也没有人再有兴趣;

技术的进步,极大的提高了商业应用型建筑表现的出图效率,令工业化"生产"商业表现成为了可能,并直接催生了中国建筑设计圈中一个专门的细分行业:效果图公司。而在此之前,整个行业里,所有的效果图绘制基本上都是有职业建筑师(或出来接私活的建筑系学生)完成。

在手绘图年代,一张效果图的价钱可以说是天价。本科实习的设计院室主任,曾经有地产老板3万元买他一张手绘的小区鸟瞰效果图,并且直接把现金放在办公桌上,人就在房间外面等图。与之相比较,当时广州市中心或者北京三环内,商品房一平方不到3000元;

本科三年级的时候,听说在北京出现了一家非常牛逼的专业效果图公司——水晶石。他们的作品集迅速在学生当中传播,并纷纷引起效仿和钻研。随后,效果图公司便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呈现多极分化,不再是水晶石一家独大。我的几位小有名气的师兄,也直接放弃了建筑师这个职业方向,扯起大旗,开了一家叫做“三川田”的公司(现在已转去做游戏了)。与此同时,效果图的价格也呈现自由落体的架势,直砸地板。在今天,一张普通建筑低点透视的价格,换不来北京三环内板砖大小的地儿。

这种现象的出现,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诱因是:盗版软件泛滥。AutoCAD, 3DSMAX,Photoshop,俗称效果图制作的三大件,其实仅需要掌握他们强大功能中的极少部分命令,就已足够应付基本的建筑制图和渲染应用要求。对于专业人士而言,软件界面清晰易懂,上手极快。接受过基本美术原理训练的年轻的学生们,在金钱利润的驱使下,或者凭着自身浓烈的兴趣,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自学;掌握这些最基本的技术以后,再通过市场的磨砺,或随波逐流挣个块钱,或进一步完善技法,提高水平。原本,这些软件售价极其高昂,并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使用的工具,但在中国,规则完全背离,软件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缺乏商业操守,有违知识版权法规,但不得不承认,如此庞大的“群众基础”,确实推动了国内建筑绘图和建筑表现技术的进步。依靠行业整体的繁荣,积累了足够多的实践案例,拥有着极其低廉的人工成本和庞大的流水作业线,中国的建筑表现行业在商用领域逐渐积累起了国际竞争力。

大五那年,德国GMP事务所老大到我的学校开讲座,展示其刚刚中标的杭州歌剧院方案。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标书里面要求必须提供动画,而他在欧洲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要给一个建筑投标方案提供动画的要求。这让他感到无比为难,不得不求助于事务所里的一些年轻的实习生。最后的成果,是一个“Flash” 动画,把效果图局部放大拖动,配上文字和音乐。虽然背景钢琴曲很优雅,观众也礼节性的给予了掌声。可是,我想,这并不是甲方官员们所习惯性期待的那种“动画”,而只是另一种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投标专用产品:“多媒体演示”。

要知道,在2000年代初,随便一个小区楼盘的宣传广告里,具有路径漫游的3维渲染动画也已经成为标配。效果图公司之间的惨烈竞争,把动画渲染单帧制作费压到巅峰时期的百分之一不到,是足以让普通的建筑项目也能应用的价格水平。

不仅是渲染和绘图本身,连标书的装帧也让那些刚进入中国市场试水的建筑师们目瞪口呆:跟线装书一样的内页制作,配合VI的雕版封面,令人难以置信的出版速度和可以忽略不计的价钱。

没过多久,所有到中国来一(feng)展(kuang)才(quan)华(qian)的设计大师们,已经无比熟谙中国特色的甲方领导套路,哪里还会傻不楞登的找本国那些又贵又慢的插图师们做表现,全都是聘用中国本土效果图公司为其服务。动画什么的更是早已不在话下。

他们还快速学会了投机取巧的中国式套路。比如GMP当时在中国连做了几个体育中心的投标。继08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竞赛未能获胜之后,又接着投广东某市中心体育场的竞标。学校设计院是其合作单位,这令我有幸参与了后者的文书整理工作。在校对时,我便发现中英文内容上的不匹配:英文部分修改了,而中文未及时更新,还残留着“北京”字样。这分明就是同一套方案和文本,仅仅修改一下关键字眼,便用来打两个不同的标。

商业是具有时效性的。

在所身处的时间节点,人总会被各种新鲜感所迷惑。《美国建筑画》里面的那几张粗陋的,看着与其他作品完全不在一个艺术级别的最原始的计算机渲染图,依然能够与手绘经典平起平坐。而在建筑表现的商业应用层面上,具有路径漫游功能的动画,相较于单帧建筑效果图渲染,是又一个层级的飞跃。就像杜甫一样,哪怕是再粗糙的,在今天看似无比生硬的动画,只要他”能动“,在甲方和指挥着制图员的老大们眼里,就具有莫大的价值,远胜于一张照片级别的渲染图。

然而,大浪淘沙以后,那些经典的手绘,已足够升华成为艺术品。而技术性尝鲜的最初作品,在新鲜感消失以后似乎只剩下粗陋的实验意义和历史性的凭吊价值。仅从艺术角度去看,能够超越技术层面最终沉淀下来的作品,并不多,至少其比例远远小于手绘的年代。而话音未落之时,便会有应用更为简便,效率更高,效果也更为极致的新一代技术,扑面而至。比如虚拟实现,或者更进一步的,配合可穿戴设备的沉浸式虚拟实现技术,等等。相比之下,假如仅仅是满足于取悦观众,寄托在二维载体上的建筑绘图,那点表现力,哪里够看呢?

在“全球化”已经是老掉牙的词汇的今天,所有与建筑设计相关的专业,其分工日益细化,并由全世界各专业人士通过网络平台协同作业,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个伊斯坦布尔的项目,来自东京的设计师指挥着纽约的事务所制作施工图,在广州聘请效果图公司跟进动画和平面渲染,类似这样的案例,在你阅读这篇答案的时候,每分每秒都在进行之中。

在我回到广州开设自己的设计工作室的时候,为了生计,在早期依然会接一些来自纽约和洛杉矶的绘制效果图的单子。纽约的建筑师事务所远涉重洋用电子邮件追踪而来找我画图,纯粹就是因为:质量保证,而成本仅需二分之一(他们原来聘用的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兼职,后来觉得太特么不靠谱了)。他们在曼哈顿上班,而我在广州西关。彼此还能在工作之余,愉快的去各自办公室附近喝杯咖啡。双赢。

也许,被奉为经典的,并借此用以鄙视国内建筑师设计水准和制图水平的那些具有“传奇性色彩“的建筑方案,里面那张“外国建筑图”,只是前两天某大学校门外科技楼里那家效果图公司接的上千张外单里面平淡无奇的一张而已。类似扎哈等等仍算当红的设计师,委任中国公司制图打欧洲项目的竞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没有人会有兴趣拿来当新闻话题。

脱离时代的语境,抱守着上一代人的固有观念,空泛的讨论什么“外国的建筑绘图”,只会被人觉得眼界过于狭窄,坐井观天。这真的是凭着臆想和信口开河去揣度外面那个世界,而完全不知道,在真正的专业领域圈里,你身边的事物早已跟整个世界捆绑在一起,处在疯狂的运转之中。

所以,请不必在这个年代再去迷信“国外”。

“国外”,不是什么定义狭窄的抽象词汇,它指代着一个极其宽泛的地域。“国外”也有很土的项目,俗气的甲方,很多很多;并且,也有着很多同样很土的建筑师在为他们服务。在美国从业的时候,我没怎么花力气做的极其简单的渲染草图,以我的角度来看,远远未达照片级渲染的标准,也会被不少美国客户误认为是“照片”——因为他们就真的是没有见过电脑渲染图。

“国外”,不是只有大师,不是只有明星事务所,那里生存着一大群草根事务所和草根设计师,其年薪还达不到当地居民收入平均线。他们其实非常羡慕中国同业者的项目密度,以及中国极其发达而廉价的建筑效果图表现工业。

并且,无论何时,也请不要轻视中国人。因为在这个世界最庞大体量的人类群体里面,永远不乏天才。即使不靠天才,在建筑绘图这个“工业制造”领域里面,那个庞大的参与人员基数背后,有着数不清的靠着自身努力钻研而登上业内高点的人。那些人,其实也足够我们膜拜很久了。

假如你只觉得国外的画得好,而借此贬低中国在这个领域的水准,那很可能只是你在寻找一个理由,将所有的在学习上的不适一股脑的归咎于大环境;或者,也只是因为你的眼界和资历尚未能让你接触到国内顶级人士。仅此而已。

说完大环境,再来讲讲关于教育的问题。

我本人没有在国外接受过建筑学本科教育。我以在中国获得的本科学历,申请了UCLA的建筑学硕士学位入学资格,并获得了奖学金。建筑学申请美国的学位,决定性的评判材料是个人作品集Portfolio, 里面集中展示了申请者本人自觉最能体现其专业素养的作品。因此当然可以认为,美国顶级建筑学系对于我在国内所取得的建筑学专业背景表示了认可,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对于我的建筑学基础性表达技巧和绘图能力的肯定。

在我求学于UCLA的时期,我的绘图技巧从未妨碍我获取更高层次专业认知的步伐。UCLA的建筑硕士教育,是不会再多费时间教学生如何绘图的。选修课程里面包括了到艺术系上视觉表现专业的辅修内容,但所学并不能用于计算达成学位的积点分数,只能视作锦上添花的兴趣类课程吧。而拜国内大环境所赐,来自中国的我有着美国本土学生所不大可能具备的天量实战经验,因此在掌握应用软件和计算机图形辅助编程方面,有着较高的效率。比如MAYA,FormZ什么的软件,一晚上学完,Processing编程好像用的时间稍久,摸了小半个星期吧。这一切技术储备,作为如何自学的能力的养成,其实在国内本科大三的时候大概就已经基本完成了。

以上,并不是要显摆我有多么牛X。我,仅仅只是一个就读于国内建筑学院的普通学子而已。但我能确定的是,国内建筑学系所教授的制图基础课程,里面已经涵盖了所有的最基本的知识点。如果把应该掌握的基本功铭记在心,好好练习,那么,在建筑绘图方面,是足够支撑你去国外深造的了(仅指绘图技巧,不包括专业技能)。

这里所指的基本技巧课程,包括以下这些:建筑制图原理,画法几何,素描,色彩,钢笔画,AutoCAD制图及简单的Script编程原理。

求学期间,我曾前往Pasadena调研一栋地方法院大楼的设计。在一位法官的书桌背后,挂着一张Morphosis出品的建筑图。那是三藩市州巡回法庭新址的方案图。A0的排版中涵盖了平面和剖面,略带有构成主义的味道。法官甚是喜欢,视为艺术品,还特意向我们这群来自UCLA的学生们展示。看着似乎很酷,但我知道,之所以酷,绝对不是因为绘图,而源自其方案本身的独特性。那些看似张牙舞爪的轴线和线条,每一根都有着无可辩驳的逻辑依据。

我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Morphosis的老大Thom Mayne,不知怎的竟然就是我毕业设计的指导教授。我这吊儿郎当慵懒无比的做派,隔三差五的就会被他鞭打一番。

我记得有一次他问我剖面图上的一条曲线是怎么来的,我说是计算机算出来的结果.......当场鸦雀无声,其他同学用眼神提醒:“警报!警报!Wrong answer! 赶紧改口啊! ” 可是已经来不及,被当作典型端出来批斗了长达半小时。特么的UCLA的评图室还是个开放空间,全系的人都可以趴在二楼走廊观摩,刚好又是大牛的设计组......

总之,我竟然还未放弃设计圈,绝对是个奇迹。

很多人还真的就是搞不明白——建筑绘图,最重要的不是画得有多漂亮,而是在于要画对!画准确!你所画下的每一笔,都必须符合建筑学的逻辑。有些人连"准确表达"这一条最基本的标准都远未符合,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讨论起图面效果来。他们似乎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讨论分析图的填色问题,讨论各个部分的排版问题,却不愿在其一知半解的构造节点上做任何深入细致的推敲和研究。这简直是本末倒置!

就在前几个月,有幸受母校华南理工的邀请,为华工与伯克利加大的一个城市设计联合工作坊担任终审评委。现在的学生,相比于我们那一批,已经有了非常大的不同,他们拥有了我们当年难以想象的便利资源和技术辅助装备。只需随便拿出手机,关注上几个专业性的微博和公众号,就能轻而易举的获得我们当年在图书馆资料室浸泡一整天也未必能找对口的资料。在外语口语的表达能力方面,大家体现的整体水准更是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在一些方面,该犯的低级错误一个不会少。

呵呵,熬了这么多年,我也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吧扎黑。

某一组学生,他们分派的课题是地段的交通分析和重整规划。陈述完毕后,我提了一个问题:很好的制图,然而比例尺在哪里?没有比例尺作为依据,你让我们如何评判你划分的道路网格是否合理呢?

在另外的工作坊设计方案评审中,来自日本的建筑师也提出了相似质疑:你的分析图做的非常好,方案陈述也很华丽,可是,为什么你不直接绘制一张剖面图呢?一张准确表达的剖面图,胜过千言万语。我们可以不必听你的口头陈述,只需要阅读剖面图就能了解你的设计,感受到其中的空间关系。

请不要做多余的东西,请首先力求准确清晰的表达。这才是建筑绘图的本质。

作为专业人士,我们所呈现的图纸,并不是为了以图面效果打动甲方为第一要务的。准确,精确,把每一根线画好,不多,不少,这听起来似乎并不难,可是有些人觉得这也太简单了,国外一定不是这样的吧?

不,负责任的告诉你,是中国的老师太疼爱你了。“国外”的老师如果看见你把一个剖面的结构部分仅仅用单线表达出来而缺乏厚度构造信息的话,超过2次,你就不需要再呆在系里了,直接退学算了。对于这个专业缺乏尊重的这份态度,是不足以支撑他们在这个低薪高强度行业里生存下去的。

而要做到“准确”二字,既关乎基本的制图规则,也关乎你对于建筑学的知识有多深入的了解,你的专业技术储备是否足够支撑你去解释你画下的每一根线条,每一个节点部位。如果你觉得这超出了你目前拥有的能力,那还等什么呢?赶紧去用心钻研,去啃书,去Google,去查阅资料,像脱缰的野狗一样去疯狂放大样......总之,别仅仅是坐在那里,毫无意义的讨论“国外”如何如何。

IKEA宜家的每一份产品,都会附带一份产品安装说明书,它通过标志性的卡通人物和产品图像,将整个安装过程向非专业人群解释清楚。在我看来,这些说明书都是非常值得我们虚心学习的制图范例。

假如,你确实准备把设计师当作可以付出一生的职业,那还有一点你是必须记住的:

建筑绘图,根本不是设计的目的。它只是设计表达的载体。你真正要关心的是,永远是如何让你的设计变成实物,让设计落地。当然,你可以有志于建筑绘图这个领域,并成为建筑表现领域的专业人士,因为这个领域同样很需要优秀的人才;但假如你仍有作为设计师的梦想,那么如何落实你的设计,永远比如何把图纸画漂亮重要的多。

学校学习的这个过程,仅仅只是你漫长的设计师生涯的开始。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不论你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不要指望在学校那点有限时间,就可以给你完成技能训练,达到职业水准。它需要的绝对不是3年,5年。它需要你10年,20年,30年甚至更长的磨练。在学校那短暂的时间里面,最重要的是学会“自我学习”,学会“独立思考”。所有学校教你的东西,终将过时,只有知道如何自我学习和独立思考,才有可能在这个行业里面真正立足。

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技能,要达到登峰造极,是没有什么捷径可走的。不要觉得完成了课程,拿到了学分,交完了作业,就可以一劳永逸了。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买卖?设计是如此,绘图当然也是如此。什么天赋决定论,什么外国成长史?你看到的,是打动你的绘图,你看不到的,是其背后,日复一日的,年复一年,不知疲倦的练习。

很多人大概从知乎里看过我在咖啡馆里的涂鸦。虽然画得很烂,其实我已经画了20多年的画。

我的美术老师,绝对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具有天赋的学生;我在学校里的绘画成绩从来就不突出。但我紧紧记住了基本功的训练方法。在这20年,不论遇到何种奔波坎坷,对于手绘基本功的训练,从未放弃。

一路走来,到了今天,至少有两点我是可以肯定的。一是我应该已经比一些当年美术成绩高过我的同学画得好一些了,因为他们并没有执着的坚持下来;二是我再去看那本《美国建筑画》,以及像Micheal Heckett这些大师的画作,虽然我依然还远未达到那个水平,但至少今天的我,已经不再心生畏惧,如学生时代那般感到绝望了。

啊,对了,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还有个微不足道的理由:我确实非常喜欢画画。


0bdf24f6b05d041ed6351266be3cced3_b.jpg

日常徒手练习:芝加哥LOOP。写生,圆珠笔于A4素描纸上。


3256b159d61f5c0286fa1d02dbec4392_b.jpg

日常徒手练习:西雅图海边公园。写生,圆珠笔于A4素描纸上。

----------
PS:
应询,附过程图。
0d7e9b9508f87ce226ac6ffeea870e46_b.jpg

PS2:

几张本人10年前所绘的图纸。没啥新鲜的东西,使用路人软件3DSMAX  , Maya, Rihnocero,渲染器为Vray,照片中的模型为3D Print。

手法老旧,技艺粗糙,应该是入不得国际先进人士的法眼了,徒增笑尔。


00d6c9a56c3cd2391ffd7a7d3c56f3d9_b.jpg

37634138de54e4bb3535515791b0132d_b.jpg

596662154edb60c91404023aad897b10_b.jpg
09502f1a8dacbbb1a5a9225fdf766ee6_b.jpg
d375c4d6fb5a80dc14fd2be6ff3589c2_b.jpg
2d5100f7372e5f52a002d258d48c41cd_b.jpg
db1325826fab0bea248213272e211ccf_b.jpg




作者:大头帮主
原文链接: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698263/answer/47914277












TA的作品 TA的主页
B Color Smilies

全部评论16

国外为什么建筑绘图这么厉害? 
联系
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